午夜芳芳_宝安日报数字报

发布日期:2019-09-08 07:40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原名吴晓雅,出生于陕西,现居深圳,深圳作协会员,作品散见《中国作家》《天涯》等,著有《西潘庄札记》《白石洲:深圳的中心与边缘》。

  到底是因为心跳过速惊醒了,还是因为做梦吓醒了,感觉心跳过速,于姐没有弄明白。坐了一会儿,躺下,她翻来覆去的,横竖睡不着。她闭着眼睛,眼皮跳得比眨眼还累人,正有些烦躁,耳朵后面一热,汗水顺着脖子流下来,心脏忽忽悠悠的,跳了几下,没动静了——皮球最后几下弹跳就是这样子,频率快却后继乏力。

  于姐感觉处在蒸笼里,可空调正呼呼吹着冷气。奇怪了,向来怕冷,夏天不到万不得已不开空调的人,今年却突然间没有空调无法入睡了。

  不仅睡不着,还越来越清醒了。清醒倒是清醒,却浑身无力,呼吸到一半就感觉提不上来气了。这就是中气不足。越中气不足越睡不着。于姐起来晃了几圈,看到空荡荡的客厅,突然闪过一个念头。退票,赶紧退票,旅馆也退了,损失就损失一些,总比在飞机上十几个小时继续睡不着好受些。

  打开电脑,按照航空公司官网的指导,顺利退了票,又打开另一个网站,取消了所有的旅馆预定,在填写原因时,还为到底是“个人原因”还是“不会去目的地了”纠结了半天——这两者的区别在哪里呢。一个更有礼貌些?或者,就是纯粹多一个选项,没有原因。完成这一系列的动作,于姐不敢相信自己竟然能这么顺利地操作下来,而且还没忘记从网上抄了航空公司的电话,等着人家次日上班时间确认是否真取消了。一直以来,不是怕网络繁琐程序吗?一急,怎么这些都不是问题了?都能自行解决了?人怎么这么奇怪?

  做完这一切,于姐放心了,为自己明智的决定高兴。人嘛,要理智,也要听从直觉。她醒来时,“猝死”两个字在脑子里一晃而过,鲜明如荧屏字码在脑海里走过,把她给吓着了。呸!呸!呸!怎么会有这样的念头!到底梦到什么了?还是心脏真出了问题?之前几次又查不出任何器质性病变。

  于姐决定出去走一走,出小区大门时没敢看那个新来的、从不直视看人的门卫。小区门岗走马灯似地换人,让人没有安全感。于姐也没走远,就到小区对面公交站台那截一米长的凳子上坐了下来,吹会儿风吧。还好,有风。

  坐了好一会儿,还是毫无倦意。过去了一辆出租。又过去了一个骑着电动车的,是刚下夜班的人。

  于姐又起身往左侧路口那个高楼下走过去。快到丁字看口的时候,行道树的阴影下走过来一个瘦小的女子,她们擦肩而过时,她白嫩的脖颈在于姐眼睛的余光里闪着青春的光亮,她虽然低着头,却让人感到表情的悲戚。www.hktm568.com熟悉的身影,在哪儿儿见过?她穿着后背开得很低的亮黄色衣服,黑色的带子从背后沿着脊椎骨像系鞋带那样把衣服从上到下系起来。那衣服前面乖巧,后面却不有一种风尘气。这衣服让人联想到夏天一双双高系带到小腿的罗马鞋。

  于姐叫了一声,那个女孩扭过头,表情的错愕暂时代替了刚才的低落。于姐热情地和她打招呼:“刚下班啊,芳芳?”

  芳芳也认出了她。上次,于姐在客家菜馆请她退掉多点的一份牛肉。芳芳——芳芳——,店里的服务生,男孩女孩都这么叫她。

  说话间,芳芳低下了头,从嘴角咬着嘴唇,下巴可爱地向右歪过去。她显然是不好过。她涂着口红,画了眼影;妆画得不差,但眼影和口红在她孩子气的脸上显得不自然。

  她们原地聊着。芳芳不只是个小失眠者,还是个夜游神。她才十五岁。于姐听了有点儿难过。她想陪着芳芳把她平时走的路走一遍,芳芳警惕地问:“为啥?”于姐说:“你太小了……你要小心点儿……”芳芳满不在乎:“不怕,我从小就到处逛。”

  于姐坚持要陪着芳芳走一小段,芳芳不仅不明白,也不相信于姐的关心,她懒得多想,要走就走嘛。路过米粉店,于姐让芳芳吃点东西,芳芳客气了一下,点了一份红豆沙。吃完红豆沙,芳芳的眉眼舒展了些,话也多了。她们坐在空荡荡的餐厅,服务员站在柜台后面打瞌睡。

  芳芳不想看着别人打瞌睡,换到靠街的那一排高椅子上坐。她俩都对着街。在玻璃后面看街景让芳芳有了安全感,她感觉舒服多了。

  对面河背村里住着很多四川人,于姐还以为芳芳的父母也住在里面。香港马会现场开奖结果现场直播,芳芳说父母在老家,她和姐姐在这里打工的。姐姐在美容院干活。她说她妈放心姐姐,不放心她。

  “我妈让我回去,我不回……她都求我好几次了,让我不要气我爸,说我爸活不了多久了……我爸最疼的就是我,我愿意干啥就干啥,只要我能坐在教室,哪怕啥都不学,还照样给我零花钱。”

  “……我爸的病是下矿得的,咳嗽,人瘦,没力气。我妈以前干了两份活,现在辞了一份,伺候我爸,做好饭才去干活。”

  芳芳撅着嘴唇说话,刚才那悲戚的神态一点儿都没了,这才配她少女小巧的眉眼。